您的位置: 首页 >  龙马精神 >  正文内容

眼泪模糊的世界是晴天_微小说

来源:能征惯战网    时间:2018-01-01




你毕业离校的那一天,我曾站在一大片巨大的阴影里,躲避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的目光。直到,头顶的乌云终于落了雨。蹲下,抱着膝盖,像一只被雨水打湿翅膀的鸭子,把抑制不住的眼泪倒在小臂上。只是,眼泪之外的世界,自始至终,都是艳阳天。

当时的我,是那么的放不下,也,离不开你。当时的我,也深深地了解不舍的眼泪原来是这么苦涩。可是,似乎和你有关的全世界,看着我没心没肺的傻笑,都不知道或者不能理解,过了这么久,我都没能走出来。或者,之后又过了很久,我还是不愿意走出来。

真的过去了好多年,还记得你那句诚恳的“女人的青春耽误不起的”,我的青春自始至终地耽误在一个男人身上,我都没有后悔过。一早醒来,我穿着宽大的衬衫,对着傻笑,说“哈尼早安”的人,却不是你。但这并不影响我微笑着亲吻唐明的额头,用一碗红豆粥轻松搞定这个幸福感超强的男人。后来我也懂了,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也慢慢地发现,我们不是回不去过去,我们,只是等不来未来。

比如我们,就是没有未来。

我曾因为讨好你,鼓足勇气穿露背的长裙,那个下午,我们一直在公园上的长椅上呆坐着,你一只手捏着我的肩膀,一只手在我肉肉的后背上画着M形,你问我,那像不像一对翅膀。我扭头皱眉,才不像呢。现在,当唐明摸着我背上的刺青问我,那时疼么。我总是混乱地点头又摇头。如果,他是你,如果,你能像他一样参与着我的现在,我会拼命地点着头告诉你,很疼。还有,就算很疼,我也心甘情愿。

有时候,面对唐明的温柔体贴,我从心里憎恨这个现实又虚伪的自己。我永远记得,当他看出我背上的翅膀是一个清楚的M,感动地噙着泪,抱着我说,我不知道你默默地爱了我那么久,这么深。片刻的沉默后,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冲出眼眶,一半为他,一半为我自己。不为你。

我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提到你,心脏依然会缩成一团,抽抽地疼。那一小段时光,被贴上了与你有关的标签,不论过多久,标签上你的名字都不会模糊,因为,我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你。就像,把那标签上的名字重新描了一遍。

昨天晚上,你站在我的对面,看我挽着唐明的手臂。唐明另一只手提着我的大包。你望着我包上摇晃的一串钥匙扣,微笑着说:“Hello”。我也扯着嘴角,答道:“nice to see you here”。我们的微笑里夹着太多复杂的表情。比如你看见那个我们拉着手买的钥匙扣的得意的神情。

我想要每天都过得快乐,我甚至在病态的想象,我见你,淡淡地笑,眉目间布满得意的表情。但我也知道,目光相遇的瞬间,我一定是尴尬的,狼狈之极。就像,你不爱我却牵起了我的手。之后,我会迅速逃开,就像,你离开我。就算如此,我始终相信,你给我们的是认真尝试的机会,而不是,游戏。

可是,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我已为人妇,面对面的寒暄。既没有尴尬,也没有逃避。你告诉过我,分手后重逢的两个人如果表情自然,那就是这段已经成为双方的“无所谓”,所以就会很自然地打招呼,甚至像亲密的朋友。果然,我们像阔别多年的挚友,坐在街角寒暄。你看着唐明跟我说,没想到你这么早就结婚了。

早么。爱你爱了5年,从没问过这坚持是早还是晚。爱他爱了5个月,知道要支持,也要坚持。因为虽然开始只有短短的一小节,我却知道,唐明能让未来有很多个5年。而你,却永远属于过去了很久的五年,跟未来没有一丝一毫关系的五年。

夏天的味道,是阳光烧烤防晒霜的味道。你说过,你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女孩子,所以,在35度的炎夏,我的身上从来不会飘出防晒霜烤焦了的味道。我黢黑的脸上仍然洋溢着傻兮兮的笑容。

我依稀记得,那个又闷又潮的夏夜,你向我叙叙地说你为了中国名记者研开封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最好究的期末成绩发愁,为那么一大本书心烦。我随口回了句:“It’s none of my business!”你在背后圈住我,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说:“小子跟我拽英文是不!”说着用满是胡渣的下巴蹭我的耳朵。我痒地大笑。你说得对,我有很多怪癖。尤其喜欢,你满是胡渣的下巴。

我也曾亲吻着你通宵后,胡渣疯狂生长后的下巴,眨着眼睛说“wonderful taste”。

后来,我也曾举着刮胡刀认真地处理唐明的胡渣。他没有你的下巴好看,没有那个美人沟。他也不会用下巴蹭我的耳朵,也不会在不小心扎到我的时候略带狡猾的笑。他不知道,我是喜欢这样的。

听说,来日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街角的冰激凌店还是老样子,我们都没想到还会重逢。带着一个陌生人。或者说,你才是那个陌生人。唐明问我,要哪个。我说要芒果的吧。你看了我一眼,恩,我要原味的。

这么久,你还是爱原味。我却换了很多口味。爱草莓,爱蜜瓜,爱菠萝,爱芒果。唯独不爱原味。因为爱过你,所以逃避和你有关的一切。

我们在一起时你总是要东要西的,我也学着多为你准备。分开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背着沉重的大包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东西。我们重逢的时候,你惊讶的看着唐明从裤兜里掏出一包面巾纸,递给我擦手。

我也记得,又一年的生日。彼时的我已经21岁。再没有了20岁那年疯狂的勇气。我邀了一群好友吃饭唱歌。只是又到午夜时分,中邪般给你打了电话。好吧,如果真的一无所有。至少,我还有回忆。我有回忆就够了。你看,那时的我还是那样的幼稚。不懂回忆是被幻想发酵的泡沫。你在电话那端沉默许久,久到喝醉的我酒都醒了。我听见信号载着你的声音飘进我的左耳,“你在哪?”你慢慢的说,带着无奈,带着尴尬,带着不安,带着一切局促的情绪,慢吞吞地问。“我在,你楼下。”

书上说,故地重游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凶手,一种是恋人。我想,我是第二种,你是第一种。不客气地说,你一次性杀光了我对单纯恋爱的所有幻想。我们又坐到那个给你宽阔视线的位置,你望着江水,淡淡的呼吸。我双手撑着栏杆,摇晃着裹着黑色高跟鞋的脚。我们像两个在比较靠近的位置坐着的陌生人,一言不发。过了许久,许久许久,我望着远方,念你的名字。你转过头,应了一声“嗯?”我吸了满满的一口气,生怕之后的话会让我因为失去勇气而窒息。

“下学期,我就大三了。”

你答,嗯。

“我会考研。”

你还在嗯。

“我想我,已经等了你,一年了。你告诉我,我该去北京还是武汉。”

你十指交叉,低下了头,用低沉的声音告诉我,清清楚楚的每一个字。

“去北京吧。”

那晚我像一个农村妇女一样坐在江边嚎啕大哭,我脑子里全是去年的这个时候,你坐在相同的位置,用近乎羞涩的语气说“这一毛钱就输给他,他好,你也好。”那时的我是那么的幸福,以为你给了我你的全世界。而一年后的我却是那么的委屈,我以为我等了你整整一年。结果却只是,毫不犹豫地说再见。还有我,再度被你揉皱了的自尊。

但当时的我真的以为,既然可以等你一年,那么往后的每一个一年,我都可以不顾一切的等下去。直到我在准备考研的途中真的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不顾家人的反对和老师的劝导。毅然决然地奔向那个有你的城市。

我是不是很可笑,还是跑到武汉去了。我在和时间比赛,和你所谓的“时间问题”较量。

我可以非常骄傲地告诉你,你是我第一个掏心掏肺爱的人。我也可以非常恳切地告诉唐明,他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愿意与他掏心掏肺的白头偕老。

许昌市看羊癫疯去哪家医院好来我明白,其实所谓的时间问题,只是欺骗的借口。我们在夹缝中生存着,早习惯了妥协,只有在爱情,没办法妥协。一丝一毫也不能退让。

就像我也曾挑剔唐明,给不了我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可是,刻骨铭心的除了引人入胜的美满,似乎还有撕心裂肺的疼。这一点,太过理想主义的我们,都忘了。所以后来的我们,都妥协或者退让了,不是么。

我狼狈地念完研究生。整整两年,没有见你一面。期间我去过你读过的高中,你吃过的早餐摊子,也把一整个下午耗费在你提过的小公园。我孤身一人,走你曾走过的路,那么多遍。却从来没有一次和你迎面遇见。有时候我都怪自己,和你分开得太彻底。怪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倔强地把所有后路都斩断,连最基本的联系方式都不留。在武汉的两年里,有过无数次想要通过别人找你的渴望,但到最后,都会把小心翼翼的打听变成直来直往的寒暄。总是在电话接通后,问人家过得好不好,或者交换生活里的趣事。每次挂了电话,我总会擦掉嘴角苦涩的笑,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想听你的朋友们告诉我,你现在过的也好,生活里也有各种趣事。然而,和你有关的全世界都有着默契,就是面对我的时候,永远永远不提你。

后来我总算完成学业,拿到学位证,没有在那里多留一天。因为,我总觉得,那里没有你,也不过就是一座空城。或者,那里有你,也只是你的城,容不得我一天。

和你分开后,我把自己囚禁在左手的尾戒中,就像在劝我自己,只要这尾戒在一天,我就等你一天。后来,唐明与我十指紧扣,他的手指夹着那尾戒,说我们结婚吧。我点头,却没说好。

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天,我真心实意地幻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偷偷地住在一起,过着小夫妻的生活。然后,有一天我们就结婚了,然后就天长地久了。事实证明,那真的只是我的幻想。让我避犹不及的话,你还是说了。理由简单却充分。

不爱,从来没爱过。

没爱过,为什么要在一起。

从前不爱都能在一起,以后不爱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时至今日,当我开始提笔写那一段斑驳的记忆。我只能说,无论后来的我为你,为那时的自己受了多少煎熬,都想笑着说,谢谢。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就是所谓的爱情了。因为之后的我匆匆走过许多人的年华,始终得不到的就是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你说过,你信奉“春种秋收”这个简单的道理。也正因为如此,在你之后,我从未播种过任何希望。所以,我一无所获也不悲伤。

你总是说我,太爱说抒情却又过于含蓄的话。如果我可以省略一切抒情的、含蓄的词语。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单薄的、苍白的、无力的我爱你。而这,却又是你最反感的三个字。

如果那时的我,能有现在这样面对一切都心静如水的勇气。是不是就不会在乎你的好恶,而是自顾自地潇洒地做我自己。

我们的大学生活不是一刻钟的交集都没有,所以我们还是不可避免的藕断丝连。那时的我对你抱有的幻想真的很大,很大。所以,我依然不能自已地做了很愚蠢的一件事。虽然只是想证明我在你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位置。哪怕是让你不耐烦、甚至焦虑或者惶恐。后来,当我声音颤抖着,问一连串不带有指责,却充满希冀的问题时,你明白地告诉我,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我清楚的明白,我于你,只是简单的龙套,这一段结束就再也不见痕迹。就连我自以为是的那个答案,都被你轻松的否定,同时,也轻松地再次击碎我的自尊。

我反复地想,怎么我就这么贱,怎么我就这么贱。

时至今日,唐明说我骨子里的傲气,让他捉摸不透却深深着迷。我只是在心里静静地答,其实他该感谢你。造就了今天的我,还应该感谢你,抛弃了从前的我。

当时的我真是疯了对么,追着你问那么多幼稚的问题四平癫痫病医院。我记得你送我到寝室楼下,连最后的拥抱都没有,竟然,笑了。那笑就像看了十分有趣的喜剧。

我以为,你会像我一样。小心翼翼地留着一切和记忆有关的东西。当你接起我的电话,礼貌地说:“喂,你好。”我小声地说“是我。”你问,“你是?”连声音都记不得了。我就知道,我们曾经靠的那么近,现在也只剩下了,礼貌。

我知道你在心里指责我没有高深的艺术修养。你不止一次和我说过你的会弹琴、爱跳舞的母亲。我知道,在这方面,你是嫌弃我的。嫌弃我没有一双会弹钢琴的手,一双会芭蕾的腿。我有的,只是一个广告牌子砸下来,十个人中九个人都有的假小资的情怀。或者说,每个人都会有的敏感情绪。这些我都知道,在你和我一起听音乐会,我们蹩脚地讨论田园交响曲时;在你和我一起逛书店,你问我怎么看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时;在你递给我黑色的红底高跟鞋和棕黄色的香水瓶子时;在你告诉我卡布奇诺和摩卡在口感上的差别时,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不懂或者似懂非懂的东西。你耐心地一一解释给我听,温和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不屑。可是,就算你这样嫌弃我,我依然乐意呆在你身边。并且,更乐意为你改变。哪怕只有一点,一点点,一点一点的改变。

我多想告诉你,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每天看看喜欢的书,吃饭睡觉,心情好了去看一场小电影,早醒了会逛早市,晚睡了会做面膜。走在路上都深深地融进人群中。就这样就好。除了简单的生活,我真的什么都不想要。可是,为了配合你的生活品味。我也曾一掷千金买一双一年都不会穿超过三次的鞋子,也曾在拿到音乐会的门票时,惴惴不安地疯狂地听贝多芬、莫扎特。我可以轻松地说出许多你喜欢的品牌的品牌故事和发展历史,我甚至为你告诉过我的书做了读书笔记。

你看着我的改变,或者说是进步,只是皱眉。你说,你有一点喜欢我了。

然而你喜欢的那个我,是我讨厌的那个我。最讨厌的那个。

当我回顾我曾走过的岁月,审视现在的我。甚至想为那时,那么卑微的我哭泣。其实你,也没有一双可以演奏小提琴的手,一双会tango的腿。

当唐明汗流浃背地跑到球场边冲我咧着嘴笑的时候,我无法想象,此时的他是一个高级工程师,在同龄人中的不折不扣的精英。他在公司年会上揽着我的腰告诉我,别紧张,他们都只是普通人,和我们一样。我也记得,那一晚,我拥有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曲华尔兹,还有第一枚钻石戒指。

重要的是,他告诉我,我们都是普通人,而已,而已。

唐明对我的好,到了一种令人上瘾的程度。他和我都深深地沉醉其中。他带回来的行李箱里,一定有送给我的礼物。甚至他因为工程安排,前前后后去了7次贵州,在把那里能买的纪念品都买回来之后,他为我带回了一瓶土。他说,那里的空气都有这土的味道。

我知道,我们的婚礼万事俱备,只是在等。等你回来。

我就像一个待字闺中的傻女人,在向你交代,我很好。比你想的还要好。好很多。

时至今日,我依然能轻松地背出你的号码。虽然那个号码的主人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用另一个号码联系着另一个人。

曾把我抛弃。我谢谢你。真心实意地谢你。

过了这么多年,不甘的情绪早已经烟消云散了。有一天,我看到网上有这么一句话,我以为我爱上的是那时的你,其实,我爱上的是那个拼命爱你的自己。之后的我们,果真都是更爱自己。虽然,我们流浪了这么多年。并且,依然流浪着。

唐明问我,婚礼中要有抛花球这个环节么。我捏着假睫毛告诉他,不要。

我在我们的朋友那里得到了你回国后的新号码。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要结婚了。把你的号码告诉我。他在电话那边迟疑了许久,应允会用短信给我发过来大庆治疗羊癫疯最好的药物。你的号码,一直到晚上才出现在我的手机屏幕上。一闪一闪地。唐明把手机递给我,你礼貌的声音传出来。你好。就像多年前一样。没变。

什么都没变,我也没变,你也没变,只是我们变了。

我淡淡地回答你好。顺便降低了电视的音量。

“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你。”

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了5年来第一次谈话。我淡淡地邀请你。你礼貌地拒绝我。我微笑着说没关系。你又说了晚安。

其实我知道,我并不是真心地邀请你。我甚至担心,你会成为一个被动的不速之客。也就是说,我会因为你的到来而方寸大乱。甚至,毁了自己的婚礼。

事实却是,你没有来。我幸福的像花一样结束了我的单身。并且在婚礼上也抛了花球。唐明向我的亲友们敬酒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和你的回忆都该丢掉了。

你知道么,你离校之后,我独自一人重走了我们走过的路。

辗转了一个中午去找我们去过的那家咖啡馆。老板和老板娘还是那么恩爱。但是,我们却要一个一个的来。一个一个地走。

小咖啡馆的老板娘换了新发型。老板还是老样子。喜欢搂着她的腰。蹭着她肩膀说话。

我坐在那里喝了一杯你爱的苹果汁,还有一杯我爱的摩卡。我是爱咖啡的,就像爱你那么爱。这样的比喻,你也嗤之以鼻。你说,不要把你的兴趣和我做任何的关联。

我依然记得,那时的我们,还是会不可避免的藕断丝连。可是,你连打个电话都不愿意。哪怕是工作上的需求。你托别人打电话给我,然后在一旁小声提示,我听见你的声音。毫无顾忌的拒绝。我说,我很忙,没有时间。

彼时的我正坐在我们常去的小咖啡馆,和老板娘聊天。她说,老板学会了桂花鱼,就是那种油一淋在上面,整条鱼都雀跃般支起来的。她眉眼间全是笑意。让我一个外人都看的痴了。谁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瓜,我想说,就算是傻瓜,也是快乐的傻瓜。

之后的我,也学了小提琴。也能穿着让人烦的高跟鞋扯着唐明逛一整个下午。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去看电影,我第一次穿高跟鞋,你看着我努力保持优雅的样子,笑了。你告诉我,如果累就提起脚跟,这样小腿放松就不会那么累了。我狐疑地试了试,果真。与你相比,唐明就简单得多,他很直接地说:老婆,和我在一起不用穿高跟鞋。如果非穿不可,你累了我就扛着你。

他从不知道女生要怎样保养,怎样说话微笑走路才算优雅。他不注重细节却拥有很美满的生活。他和你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他真心实意地爱我,所以不挑剔。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你真心实意地爱上一个人,她也许做的不够好,或者远不如我。但你依然觉得她比我好。因为,你爱她,所以不挑剔。

很多时候,我们挑东挑西不是因为不够好。只要心里认定那个人是对的,那么有再多的错都能包容。

我想也许今天的我,又要去小咖啡馆泡一下午。在那里呆坐着。或者,还要喝一杯奇怪的果汁。一杯奇怪的咖啡。

奇怪的是,我遇到了另一个和我一样的女人,于是我们大包小果地奔向小咖啡馆。说了整整一下午的话,我说你,她说他。我们各自讲着各自的故事,试图证明这个世界上最折磨人的爱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最后,我们不过是摊开手说,幸好都过去了。

你于我,就像一棵参天的树,我曾仰望你,也在之下避暑乘凉。终有一天,我也慢慢长成一棵树,才发现那些在我眼中曾神采熠熠的地方,不过是阳光照耀下的树叶。

这些零零散散的话,最终也都交给时间,或珍藏,或付之一炬。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小学一年级作文550字:正月十五看花灯

© zw.juorm.com  能征惯战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